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2016-06-28 23:05:01 来源:驯鹤记
广告id2-600x50

特二团一营郭教导员一看时机到了,便叫战士们用日语喊话劝降,“反战同盟”的日本朋友也赶来喊话。日本兵黯然静听,有的低头落泪。

负隅顽抗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部分侵华日军仍不甘心失败,拒不缴械投降。驻扎在禹城附近的日军渡边47师团131联队山峪大队所属8个中队约千余人全部收缩到禹城火车站,企图负隅顽抗。

禹城火车站位于津浦铁路与惠(民)聊(城)公路交会处,是济南北部的重要门户,也是兵源物资转运枢纽,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国民党也企图利用这股日军,以阻止我军沿津浦线直取济南。

   渡边47师团是日寇的精锐部队,号称“战斗力顽强,所向无敌”。为彻底消灭这股残敌,1945年10月上旬,渤海军区党委组织旅长兼渤海二分区司令员肖 锋、政委曾旭清率领的警备六旅配合渤海军区代司令员袁也烈、政委景晓村率领的特务一团、二团、骑兵大队向沿津浦路的平、禹地区敌伪据点进军。至12月28 日夜,一举攻占禹城县城。

12月30日下午,我军向禹城火车站运动,在击溃一股巡逻日军后,将困守车站的798名日军紧紧包围起来。指挥部先向日军发出劝降通牒,又派“日本战士反战同盟”的人喊话,均遭到拒绝。是夜,我军向敌人发起了强攻。

担任正面进攻的是渤海军区特务一团。敌人以密集的迫击炮弹阻止我军的攻击,我前沿阵地的一个院子竟连续落敌弹50余发。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我军立即以猛烈的炮火还击,掩护战士们翻越民房逼近敌阵,爆破手接连实行爆破。经过一夜激战,我军攻克了敌军营外两座炮楼。与此同时,警备六旅十一团、十二团分别在铁路南和东面打响,特务一、二团在铁路北和西面强攻,将铁道南北外围之敌全压进了大营房。

夺路而逃

日军大队长山峪悦二郎,见被围已紧,难以自救。连夜急电向济南细川中将并转国民党当局求援,国民党派出112师霍守义部2000余人配以投降后的驻济日军300多向禹城扑来,却被我警六旅十团、十二团迎头痛击,赶了回去。

31日上午10时,3架敌机从济南飞来,在禹城车站上空盘旋,投弹十余枚,炸死居民3人,伤2人。后在我军炮火轰击下,仓皇飞逃。

   指挥部景政委、袁代司令判断敌人“黔驴技穷”待援不至,必然要向济南方面突围,便调动部队摆好了一个口袋阵,以待全歼顽敌。指挥部把主力特一团和军区骑 兵大队安排在车站敌营房周围,当敌人撤逃时沿铁路自北向南追击;将特二团埋伏在石庄、玉皇陈铁路两侧夹击突围之敌;将警十一团、十二团埋伏在纵深处,围歼 漏网的残敌;将警十团和齐禹县大队布置在晏城以北打援,一切安排妥当,专等敌人入网。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11时,我军从制高点上发现敌人已背上行囊,在大营房院里集合,我神炮手迅速将一发发炮弹,向日军的集合地点射去。机枪手们也居高临下向大营房倾泻出密集的子弹。敌人顿时被打得东躲西藏,无法整队,只好一窝蜂似地拥出军营沿铁路沟向东南方向逃命,钻进我军口袋阵。

   当时,特一团和骑兵大队在后面紧追,特二团又堵又截,手榴弹雨点般落入路沟,很快将鬼子兵切成好几截,首尾不能相顾。在特一团一营的阵地上,敌人死伤累 累,扔下他们的重机枪和伤员、尸体,夺路南逃,又被特一团二、三营的迎头火力压了回来。这时路东有特一团,路西有特二团,300多敌人被压在200米长的 一段铁道线上。

全部围歼

山峪悦二郎挥动着东洋指挥刀,两眼血红,驱使他的部 下向西侧反扑。先后三次,均被我军打退。下午两点左右,日军掀起拼死反击,几股敌人再度向我防线西侧猛攻,突进了玉皇陈庄。我军与敌人巷战,敌人拼命夺路 南逃,在村南敌人散成小股,四面奔突。战士们追追打打,鬼子兵一路上丢盔弃甲死伤惨重。最终,在唐庄附近,逃敌汇合成一股;而我追击部队,路西的特二团, 路东的特一团也在这里会在一起,合力追歼残敌。

就在敌人拼命逃跑之时,从铁路西侧曹庄一带,有一支骑兵队伍迂回出现,拦在敌人前面。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这是我渤海军区骑兵大队,健儿们纵马挥刀由南向北围过来。骑兵大队和步兵互相配合,前堵后截,枪击刀劈,只杀得鬼子兵尸横遍野,活着的已被追得只顾张口喘气,精疲力竭。

特二团一营郭教导员一看时机到了,便叫战士们用日语喊话劝降,“反战同盟”的日本朋友也赶来喊话。日本兵黯然静听,有的低头落泪。

正在这时,从济南飞来几架国民党飞机,山峪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又跳起来驱赶日军。但为时已晚,我骑兵大队已在大队长王琨的指挥下将他们团团围住,特一、特二两个团的战士紧握刺刀雄立在铁路两侧。胜败之局已定,生死即在顷刻。

忽然,“砰”地一声枪响,山峪中弹,指挥刀锵然落地。他一手捂住伤口,一手举起,无可奈何地喊道:“投降!我们统统地投降!”残存的日军也都先后放下武器,退出战场。

此次战斗,共击毙日寇120名,击伤161名,俘敌大队长山峪悦二郎以下大尉军官5名、中尉5名及士兵500余名,漏网逃脱的寥寥无几。红潮网摘编自《老年生活报》第10版,作者:卢四新,原题:1945年全歼顽敌的禹城大战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相关阅读:中日血战吴淞中国唯一没有打败仗的一支部队

蒋介石两眼一瞪,训斥道:“你们这些人只知道这个飞行员是好样的,你们知道不知道中国四万万人口,有的是人,有什么稀罕的。可是,你们知道一架飞机值多少钱吗?

  8月22日下午,松井石根率领大批日军,在上海以北海岸登陆。那天下午,松井石根的指挥舰停泊在长江口的长兴岛附近。他右手持报话机,左手指着地图上的上 海地名,一字一句下达他的登陆命令:第三师团全速在吴淞登陆!登陆后,先抢占滩头,巩固阵地,向大场、陆行、真如推进!占领宁沪铁路线切断交通;第十一师 团在浏河登陆!登陆后巩固滩头阵地,全速向罗店、嘉定推进!

松井石根心里盘算着,他的两万日军在这里登陆,必然会引起中国军队的关注,中国军队一定会来阻截。因此,他准备利用这个机会,在这里歼灭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再向上海市区进攻。

   蒋介石的头脑里也在翻腾,他考虑要阻挡大批日军登陆,必须由空军出马。因此,扬州机场、广德机场、杭州机场、南京光华门机场、南京句容机场等几乎所有的 飞机都接到蒋介石出击的命令,一架架战鹰腾空上天,他们在吴淞、浏河的上空轰炸扫射,力争将敌人歼灭在滩头。扬州机场第四大队大队长王天祥,率领18架飞 机起飞,晨风万里,不到10分钟就到了长江口。他们发现三艘航空母舰及无数的小汽艇如密密麻麻的蚂蚁,上面坐的全是士兵,正全速往滩头驶去。空军健儿对准 目标,低空来回扫射和投弹,成批成批的日军如推倒的麻将牌中弹倒下。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他们完成了轰炸任务返回后,南京机场的飞机接着去轰炸。此时,日军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和台湾新竹机场的飞机赶来迎战。整个天空黑乎乎的一片,双方相互厮拼 绞杀。有的围追,有的遁逃,一会儿左翻右滚,一会儿上蹿下冲,十八般武艺各显神通。战斗中,一会儿见一架飞机拖着黑烟坠入大海,一会儿见两架飞机碰撞着冒 着大火,坠入大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天,双方有400架飞机交战,中国空军在歼灭61架敌机的同时,损失了70架飞机。

   这时,中国还不会造飞机,所有的飞机都是从外国购买的,价格十分昂贵,当时一个县的工农业总产值还不够一架飞机的钱。所以,中国拥有飞机的数量是很少 的。再加上不会维修,哪架飞机上只要一个小小的螺丝坏了,那架飞机就成了一堆废铁。蒋介石特别关注飞机的损失情况。8月24日,他得知第三大队新从美国进 口的超低空攻击机一天就损失了两架,心疼得雷霆大发。他坐车来到句容,将大队长刘超然骂了个狗血喷头,厉声训斥道:“你们是怎么搞的,这么好的飞机打一架 少一架,一点家当几天就被你们搞光了,以后日子怎么过,下面怎么打?你们不心疼飞行员的生命,我还心疼我的飞机呢!你知道不知道,这些飞机比我身上的肉还 金贵,损失一架比割我身上的肉还难受!”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刘超然无话好说,诚惶诚恐地低着头一言不发。他何尝不着急、不心疼。那些年轻的飞行员一个一个地牺牲了,他心疼得眼泪直掉,培养一个飞行员是很不容易的。有了飞机,没有飞行员驾驶,这飞机还不等于一堆废铁吗?

   一天,何应钦召开作战会议,请蒋介石参加。大家陆陆续续地到了会场,离开会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官员们便议论起当天《中央日报》上报导的一则消息。报纸上 是这么写的:一位中国飞行员驾驶的2510号“霍克”式飞机,飞赴吴淞轰炸敌航空母舰。他完成轰炸任务后胜利返回时,不料尾部中弹,机身摇晃,拖着长长的 白烟向下坠落,这位飞行员在情急之下紧急跳伞。伞花随风飘舞,地面观战的军民拍手欢迎他的降落。天有不测风云,一阵狂风将这位飞行员吹到敌军阵地上。疯狂 的日军向他围过来,吼叫着要他投降。这位飞行员凭手中的一枝手枪,打死了三个鬼子,还用匕首刺死了两个鬼子,最后他举起了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 枪。

官员们议论着,赞叹着这位飞行员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都为他竖起了大拇指。蒋介石在一旁听 后,瞪着眼睛训斥:“你们这些人只知道这个飞行员是好样的,你们知道不知道中国四万万人口,有的是人,有什么稀罕的。可是,你们知道一架飞机值多少钱吗? 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这些当官的听到蒋介石一席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蒋介石在命令空军出击的同时,还命令海军出击。中国海军主要舰艇布阵在长江口的江阴,阻击敌人的海军从这里进入长江,向内地进攻。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率 领“平海”、“宁海”、“应瑞”、“逸仙”号等四艘主力舰列,在这里等候了好几天,没见到一艘敌舰,却引来一批又一批敌机轰炸。8月23日,“平海”号军 舰拉起空袭警报,官兵们迅速跑向自己的岗位。陈季良见12架敌机在江阴上空盘旋,下令开炮,所有鱼雷快艇、舰艇以及江阴要塞岸炮及附近的炮团,一齐对空发 射,不到一分钟,一架敌机的油箱被击中,飞机冒着黑烟,翻滚着向下坠落。其他敌机见伙伴坠落,吓得摇晃着翅膀返回去报丧了。

几天后,敌 人开始了报复行动。日本海军第二航空队,即“加贺”号航空母舰上的42架飞机,联合陆基航空兵的24架飞机,加上“出云”号航空母舰起飞的30架战斗机、 12架攻击机,共计108架飞机,铺天盖地地向江阴袭来。江阴上空顿时风起云涌,电闪雷鸣。敌机的目标首先是“平海”号。一架架敌机轮番着向“平海”号俯 冲扫射和轰炸。军舰在炸弹落水掀起的气浪和冲天的水柱中摇晃。官兵们毫无畏惧,坚守自己的岗位,顽强地和敌人战斗,敌机一架接着一架翻身落水,这场战斗从 上午8时进行到下午4时,日军损失六架飞机,“平海”号上的官兵伤亡34人。

第二天,敌机不甘 失败,再次袭击。34架敌机如一群可恶的苍蝇,围着我四艘军舰轮番轰炸扫射。“宁海”号被击中,紧急情况下,官兵们只好忍痛弃舰跳水。他们游到岸边,被热 情的老百姓接回家休养。中国海军虽然击毁十几架敌机,但自己却遭到了毁灭性地攻击,幸存的军舰和鱼雷快艇寥寥无几了。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堵截日军登陆的主力还是步兵,最先赶到吴淞口的是上海市保安总团,他们为了防止敌人登陆,将沿江的码头炸光,张华浜附近的五个码头也被炸得飞上了天。 20多艘敌舰开过来,加上20余架飞机掩护,显然是要强行登陆。保安总团各种武器对着空中扫射,小钢炮竟然五炮击中了两架飞机。保安总团没有重炮,兵力又 少,根本挡不住如潮水般的登岸敌人。守军尽管多次发起冲锋,一次次都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保安总团伤亡大半,几乎全军覆灭。正在危急之中,第十八军十一 师和中央军校教导总队赶来支援了。他们跑步进入阵地时,被黄浦江上的敌舰发现,敌人的炮舰向他们猛烈开火。接着,敌人成连成营地向他们进攻,守军沉着抵 抗,终因敌人的兵力太强,最后只得互相交替掩护后撤。

在张华浜和蕴藻浜担任阻击任务的是陈诚指挥的第十五集团军,这个集团军下辖第十八 军、第三十九军、第七十四军及第六师、炮兵第六团。这里兵力雄厚,从24日到26日,日军以飞机、兵舰重炮掩护陆战队,一次次登陆,都被打退了,日军伤亡 很大。日军暂时休整了几天,8月31日凌晨,八架敌机突然飞到吴淞江岸,丢下30多颗照明弹,把天地之间照得透亮。当然,守军阵地也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炮口 下。接着,又飞来30多架轰炸机,把吴淞守军阵地炸得如犁耕地似地翻了几遍,所有工事被炸毁。飞机轰炸后,2000多名日军发起冲锋,守军第六师无法抵 抗,不到一小时,日军占领了吴淞。

日军占领吴淞后,向北扩大战果。到了宝山,他们遭到守军第十 八师的阻击。十八师在这里组织了四道防线。敌人夺取宝山不到一小时,十八师又一次发起反击,重新夺回了宝山,一时敌我双方形成了拉锯战,占领,失去,失 去,又占领,拉锯似地有12个回合。守军每一次夺回,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9月2日,日军突破宝山,向狮子林、月浦一线发展。这天,2000名日军借着炮 火的威力,在宽达五里的距离内,发起了全线攻击,守军多次企图包围,但都未能成功。敌人往往是白天包围守军,晚上守军熟悉地形,左冲右突,又冲出了包围 圈,战斗异常激烈,双方的尸体堆积如山。

1945年中共曾对日军大屠杀 不投降一个不留

松井石根见伤亡与日俱增,原来两个师团两万余人,战斗至9月5日,伤亡大半。他发电报,请陆军部增加兵力。他在申请报告中写道:

(1)敌人的抵抗实在顽强,无论是炮击还是被包围,绝不后退;

(2)估计敌人第一线兵力约19万,第二线停战区内有27万至28万;

(3)中国居民对敌人有极其强烈的忾心;

(4)由于调军舰运送紧急动员的部队,派遣军后方接济不上,两个师团陷于严重的苦战中。

   陆军部对松井石根增兵的要求,意见不一。以杉山元为首的一部分人坚持派兵增援松井石根,而作战部长石原莞却持反对意见。他的理由是,日本总兵力73万 人,国家地方小,资源少;而中国的总兵力200万,地方大,资源丰富。如果长期打下去,所有日本人参军都打不赢这场战争。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