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2016-06-28 23:05:31 来源:驯鹤记
广告id2-600x50

在去年的最后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正式成立。提及“火箭军”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想到另一支名字和使命都颇为相似的部队。苏联于1959年建立世界上第一支战略火箭军部队,尽管俄罗斯如今将其降格为战略火箭兵,但它依然是俄国防建设的重点。在苏联历史上,火箭军被形容为唯一没打过仗的军种,地位却无人可以轻视。那么苏联战略火箭军是如何酝酿与诞生的呢?

“攻击美国”催生战略导弹

1949年8月29日,苏联在中亚塞米巴拉金斯克无人区成功试爆首颗原子弹,宣告美国对苏核讹诈的历史就此告终。由于美国战略轰炸机对二战结束起了重要作用,而且是用B-29轰炸机投下的首颗原子弹,斯大林于1947年责成天才设计师米亚西舍夫研制能携带“货物”(苏联官方对原子弹的“隐称”)并突袭美国的远程喷气式轰炸机。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联战略火箭军在1975年阅兵式上展示的弹道导弹

重任在身的米亚西舍夫率领设计团队,只花了五年功夫便研制出能携带5吨核弹飞行1.2万公里的“空中超级堡垒”,苏军编号为米亚-4。但斯大林心仪的米亚-4却没能成为接班人赫鲁晓夫心目中的“宠儿”。1954年5月1日红场阅兵前,赫鲁晓夫亲自视察米亚-4轰炸机的进展。米亚西舍夫承认,空袭美国的米亚-4只有“单程机票”,飞抵美国后轰炸机的剩余燃料已不够返回苏联。赫鲁晓夫就此明白:“攻击美国的任务只好用其他手段来完成了。”

此时,领导苏联国防工业部的是在二战期间创造过多项奇迹的乌斯季诺夫,他经常在赫鲁晓夫耳边灌输“导弹是个神奇玩意”的思想。1956年2月27日,赫鲁晓夫接受乌斯季诺夫的邀请,带领苏共中央政治局和部长会议的成员视察科罗廖夫领导的导弹设计局。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联战略火箭军资料图

这次视察让赫鲁晓夫印象深刻。他晚年回忆说:“厂房里可以装得下一架B-29,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搜寻起飞机来。可那里没有一件像能飞的东西,只有一些长长的不知是水桶还是罐子的东西,它们或横放或竖立。可以说,苏联最高军事机密就这样以令人诧异的方式展现在我的眼前。”这里展示的导弹包括短程的R-1导弹——纳粹德国V-2导弹的精密仿制品;能携带核战斗部的R-5中程导弹,从前线发射可打击英国和法国全境。最神秘的是当时正在研制的R-7弹道导弹,它足以攻击美国本土。乌斯季诺夫向赫鲁晓夫许诺,只需用这些导弹携带5颗核弹头,就能摧毁苏联在欧洲的头号对手——英国。

这次访问毫无悬念地坚定了赫鲁晓夫乃至苏联最高层发展战略导弹以及相关部队的决心。1956-1957年苏联单方面削减兵力超过200万人,1958年裁减30万,1961年赫鲁晓夫继续宣布裁军120万。赫鲁晓夫坚信,一支用战略导弹武装起来的部队足以抵挡一切威胁。

战略火箭军应运而生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联战略火箭军资料图

在20世纪50年代前期,苏联将领普遍对导弹缺乏热情,认为导弹昂贵笨重,缺乏军事效率。这种指责绝非空穴来风,此时的导弹都采用低温燃料作为动力,一旦燃料加注后导弹就必须发射。此外多数导弹平均有一半的发射都遭遇失败。

但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苏联导弹燃料和制导系统研究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更重要的是,科罗廖夫克服重重障碍,终于在1957年8月21日完成R-7洲际导弹的全程试验,射程达8000公里。苏联政府宣布这一消息时,美国还未研制出射程如此远的导弹,外界对此有些不屑一顾。但苏联成功发射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后,美国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这意味着苏联导弹可以随时打到美国。赫鲁晓夫更是大喜过望,宣称苏联导弹能打到世界任何角落,甚至预言“飞机可以进博物馆”。

不久后,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做出决议,敦促国防工业部加快导弹的开发与列装。为了保密,列装部队一律禁用“核”称谓,只是笼统叫做“特殊任务部队”,而他们列装的“火箭(导弹)”、“发射架”等装备也全部用“炮弹”和“炮”来代替,以便让西方误解为苏联正在研制能发射原子弹的大炮。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联战略火箭军资料图

1959年12月,苏联国防部正式将特殊任务部队明确为战略火箭军,原有的导弹旅把近程弹道导弹交付陆军,组成战役战术导弹旅,传统的苏联陆军炮兵也因此被重新命名为“导弹炮兵部队”。而战略火箭军则全面换装射程超过1000公里的R-12、R-7等中远程导弹。

作为当时苏联五大军种之中最新和最小的军种,战略火箭军的地位非常特殊,统帅着三个火箭集团军、三个独立火箭军、10至12个火箭师、三个大面积的火箭靶场以及大量的科研机构和教学单位。20世纪60年代,战略火箭军的总兵力就达到50万人。战略火箭军既是作战部门又是行政管理机构。平时,战略火箭军总司令在所有行政管理问题上对国防部长负责,在作战使用对政治局负责。战时,战略火箭军将通过最高统帅受到国防会议的控制。

从战略火箭军到战略火箭兵

苏联把核战争胜利的希望几乎都寄托在战略火箭军上。上世纪60年代末,苏联的核力量就与美国基本达成均势。从70年代初到80年代初期,苏联战略火箭军在稳定规模的基础上重点提高核武器的性能和质量,着力从提高分导技术、命中精度、突防能力、可靠性和生存能力方面下工夫,力求缩小同美国的差距。苏军此间还秘密列装了R-36超级洲际导弹,威力之可怕甚至加速了美苏核裁军协议的达成。1990年9月,也就是苏联解体前不久,战略火箭军列装36个火箭师/旅,拥有苏联核武库中56%的战略发射系统(2500件中的1398件)和64%的核弹头(10271枚中的6612枚),规模之大不言而喻。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联战略火箭军资料图

苏联解体后,全球地缘政治发生根本性变化,俄罗斯继承的战略火箭军失去“潜在对手”。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战略火箭军存在的合理性引发俄国内的讨论,并在21世纪初由独立军种被降格为“战略火箭兵”这样的兵种。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联战略火箭军资料图

然而,西方的敌视并未随着俄罗斯的不断示好而有所改变。随着北约持续东扩,俄传统势力范围被不断侵蚀。这种形势下,俄罗斯只能重新加强核武装。近年俄军实施了多次大规模军事改革,但战略火箭兵在改革中几乎未受影响,地位可见一斑。这也印证了前战略火箭军司令、曾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的谢尔盖耶夫在1999年所说的话:“如果我们有可靠的战略导弹部队,军事改革‘随便改’都不会影响国家安全”。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全境,随即将东北经济纳入战争体制,对东北工业实行垄断性经营。一方面对东北人民敲骨吸髓,聚敛可以搜刮到的一切财富,作为原始资本,投入到工业中去;另一方面从其国内向东北大量转移资本和机器设备,在东北建设起强大的工业,特别是军事工业。到了抗战末期,日本为躲避美国飞机轰炸,把一些要害的工业部门也转移到了东北。东北地大物博,资源丰富,任日本无代价、无限制地掠夺,东北大量青壮劳动力被驱之如牛马,不分昼夜地为侵略者“勤劳奉公”。在这种超常生产的情况下,东北的工业飞速发展。据专家估计,到抗战末期,东北工业生产总量已经超出日本本土之上,东北真正成了日本侵略全中国和东南亚的基地。日本在东北的工业,自然成为同盟国注意的目标。

中国浴血抗战八年,如从“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抗日民主联军对日作战算起,中国人民抗击日本长达十四年之久。中国人民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所做出的民族牺牲最大,所作贡献也最大。所有在华日本资产本应作为对华战争赔偿费用。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军进入中国东北

抗战结束后,1945年9月18日,中国政府向美、苏建议:凡属日本及日本国民在华领土内所有的全部产业权、契据、利息以及各类财产,包括房屋、发电厂、各种工厂、船只、船坞、造船厂、机器、矿业、有线及无线电设备材料、铁路、车辆、修理厂等等应认为已让予中国;凡属同盟国约定归还中国之领土,如有盟国军队驻扎,应采取一切必要及紧急办法,防止敌人从事摧毁、破坏、隐藏、移动及转让等行为;关于分配日本国内各种资产,中国应享受优良百分法,及交货优先权,以抵偿中国国家及人民所受之长期牺牲与损失。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复函表示,苏联完全理解中国对日本赔偿问题的立场,具体办法应由四强(中苏美英)组成的对日管制委员会做出。1945 年8月下旬宋子文访问美国时,杜鲁门总统在接见宋子文时说:“中国抗战八年,苏对日作战仅数日,向日本要求赔偿,中国自应居首位。”

斯大林虽然对中国以日本资产作为赔偿的主张表示同情,但实际上对东北的日本工业却另有打算。在签订《雅尔塔协议》时,他对罗斯福提出条件:恢复俄国在日俄战争中失去的在东北的全部特权,否则他无法对人民交代苏联为什么要出兵中国东北。这是他公开说出口的出兵东北的目的。与此同时,他计划把东北的日本资产全面占有、重点摧毁,然后实行垄断性的经济合作。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军进入中国东北

所谓全面占有,就是把东北所有日资产业宣布为苏联红军的战利品,由红军全面接收。重点摧毁就是把最新最好最重要的机器设备拆运到苏联。剩余的部分,一分为二,中苏各占其一,双方可进行排他性的经济合作,以免第三国(美国)的势力进入东北。由于东北的轻重工业几乎全为日本的满洲重工业株式会社、满洲电业株式会社以及满铁株式会社所垄断,苏军占领东北后,首先将这几个垄断组织的头头如满洲重工业会社总裁高崎建之助等日本高级经济管理人员抓起来,严加看管,然后从他们口中索取各种所需要的材料。让他们证明,东北某某企业是为关东军服务的,日本资本占多大比例,以便为苏军将企业攫为战利品提供“事实根据”。

把各种材料准备齐全之后,苏军当局于1945年10月24日,强迫高崎建之助“将属于满业之各种事业移交于苏联”。高崎经不起威胁利诱,于10月29日与其他管理人员非法签署了移交文件,将由他统管的72种工业,以及150种辅助工业作为军事企业移交给了苏军。移交期间,苏方派出人数不等的武装“代表”对各工厂一一实行接管,如辽阳橡皮公司20人、本溪钢铁公司53人、抚顺铁厂50人、轮机油厂30人等,总计783人。这些工厂大部分是民用工厂,而不是军用工厂。但苏联认为,凡是为关东军服务过的都是军用工厂。

所有被苏联认定为“战利品”的工厂,都被苏军当局派兵把守,严禁外人进入。日本战俘(特别是技术人员)是拆卸机器的主要承担者,他们把工厂里的机器和重型设备拆卸下来,装进箱里,然后分海(大连)陆(向北经黑河,向西经满洲里,向东经绥芬河)两路运往苏联。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军进入中国东北

对工矿机器设备拆毁的程度,取决于工矿本身的重要程度和苏联对其机器设备的需要程度。例如,东北最大的鞍山钢厂是东北的骨干企业,“摧毁”该厂,便可瘫痪整个东北工业体系。因此苏联对其拆运也最为认真,由苏军中校柯刹罗夫指挥苏俄技工80名,暨工人及日俘共8000 名,经四十余日才拆运完毕。该厂被洗劫之彻底,非经重建,永无恢复之可能。又如,奉天飞机制造厂,月产高等教练机70架(装配),发动机100台。后来为躲避美机轰炸,实行分散经营,设公主岭和哈尔滨二厂。公主岭月产高等教练机30架,发动机100台。哈尔滨月产高等战斗机10架,发动机100台。以上三厂全部机件均被苏军拆运而去。所有的汽车制造厂的机部件也被拆运一空。拆运这些工厂的机器设备,既破坏东北的工业基础,又满足苏联的需求。东北水电和火电发电机,苏联也有需求,但苏联准备与中国合作,就拆了大部分,留下小部分。整个拆运一直到1946 年3月苏联最后撤军时为止(实际上已无可再拆了)。

驻东北苏军总司令马林诺夫斯基曾向中国国民政府驻苏军军事代表团团长董彦平透露,苏联对东北经济“要求目的不在经济而在国防”。也就是说,保证苏联的国防安全是它对东北一切经济要求的核心。长期以来,斯大林对东北强大的工业体系怀有恐惧心理,认为在靠近苏联力量最薄弱的远东地区保留中国东北这样一个庞大的军事与工业生产基地,对苏联安全构成了巨大威胁,而苏军占领东北正是解除这一威胁的最好机会。

苏联火箭军的前世今生:冷战后竟无人问津

苏军进入中国东北

苏联拆运机器设备的总价值到底有多少?有各种统计数字,如台湾国民党党史会库藏的有关资料,中国记者的统计资料,鲍莱调查团的统计资料,和东北工业会及日侨善后联络处(“东北工侨”) 的调查资料,它们提供了各种不同的数字。据鲍莱的估算,苏联拆运所造成的损失达8.95 亿美元;相比之下,“东北工侨”的调查就更精细一些:损失为12.36 亿美元,但占东北企业三分之一的日本陆军企业并未包括在统计之内,如加上这部分损失,总计不下于20亿美元。

当时,张嘉曾任东北行营经济委员会主任和国民政府对苏经济合作代表,他一到东北,就按政府指示向苏方声明,东北日资产业应作为日本赔偿的一部分,归中国所有,并对苏联的大肆拆运提出了质问。张嘉□认为,所谓东北敌产(日本产业),不同于日本本土的敌产。东北敌产中相当一部分是东北人民的财产。因为,伪满洲国中央银行发行钞票130亿元,其他发行的公债、邮政储金、人民存款尚有二三十亿元。这样,中国中央政府对东北人民将负有一百五六十亿元的债务。而东北全部工矿如数保存其现有财产,也不过百亿。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