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2016-06-28 23:05:58 来源:驯鹤记
广告id2-600x50

“我们飞行的高度为3000米,还未临空,远远地就看见了机场跑道。机场跑道正中,站满了中国人。跑道两旁,是日本兵端着刺刀,对着中国人。日本人是让中国人做血肉盾牌,阻止我们投下炸弹。大队长立即向上级请示:‘炸不炸?’上级回电:按命令执行轰炸!轰炸队列向着机场跑道俯冲至500米后,开始投弹。同时,轰炸机上的机枪也向日军开火扫射。第一次俯冲,我所在的位置没能看到跑道上的情况。第二次俯冲,我看到同胞被炸的惨状,有些残肢飞到了机场外。我心如刀割,当即在飞机上大哭起来。”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正当我准备轰炸日军机场跑道时,发现跑道正中全部站满了我们中国同胞。而跑道两旁,则是日本兵端着刺刀,对着同胞。日本人是让我们同胞做血肉盾牌,阻止我们投下炸弹!经过请示,上级要求按原计划轰炸。第一次俯冲,我所在的位置没能看到跑道上的情况。第二次俯冲,我看到我们同胞被炸惨状,有些残肢飞到了机场外。我心如刀割,当即在飞机上大哭起来。”

2015年的阳光照射大地,89岁的廖俊义又从一场大病中康复过来。回到成都龙泉驿的养老院,躺在病床上的他,依然不能下地走路。就连说话,也只能含混低语。他没有亲戚,也没有家人,养老院是他的家,只有护工小冯能懂得他所表达的词句完全含义。堆在房间内的奖状和奖杯以及抗战老兵证书,能证明他曾经是一名抗日战士。2015年元旦那天,华西都市报记者与他促膝长谈,听他讲述在蓝天里的抗战故事。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弃学从军 破格进入空军射训班

1925年,廖俊义出生在成都一个普通的市民家庭。1932年,他进入华阳第三小学(校址在原北打金街附近)读书。1937年,就读于成都成功中学(校址在君平街),初中、高中一起读。在读小学时,学校有个教音乐的女老师,姓张,东北人。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老师从东北流亡到了成都。廖俊义记得,音乐课上,张老师只教大家唱“流亡三部曲”(抗战初期著名的爱国歌曲,分为《松花江上》《流亡曲》和《复仇曲》)。

“她先唱一遍,给我们讲歌词的含义,然后又带着我们唱。”廖俊义回忆说,唱到第二遍时,张老师已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根本唱不下去了。见到老师哭了,全班52名同学也深受触动,跟着一起哭。一次,全教室都在痛哭,惊动了范校长。范校长把4个班集合在操场上,请张老师讲述东北被侵占,日军杀害她的父母等暴行。随后,范校长发表即兴演讲:“你们还是小学生,但今天你们表现出强烈的爱国心,很好!希望同学们不忘国耻,发奋图强,努力读书,成为国家有用之才。总有一天,你们要收复失地,报仇雪恨。”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廖俊义说,正是在这种氛围中,他暗下决心:总有一天要从军,报效祖国。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廖俊义每天除了读书外,就是看《新新新闻》,了解抗战的进展。1941年初,廖俊义高中毕业,家人都希望他继续到高校深造,并已为他报了四川大学和华西大学。在父母的要求下,廖俊义参加了考试,都考上了。就在家人盼他继续读书时,廖俊义有了自己的打算。“我不读书了,我要从军报国。”廖俊义瞒着家人,报考了成都空军军官学校和空军士校,以及空军轰炸总队射训班。

廖俊义笔试过了关,因左耳听力差5个分贝落考。廖俊义不甘心,继续报考。第三次考国文时,作文题是“你为什么要报考空军?”这道考题他已答过两次,想到自己屡屡考试不中,廖俊义在答卷上写下一个很大的“飞”字。同时,他又特意写上和考题无关的岳飞《满江红》和王昌龄《出塞》。“主考官见我表现不一样,特地单独问我,我就把自己想当兵报效祖国的态度向主考官表明。因为我在读书期间爱好体育运动,踢足球时撞伤了左耳,听力不符合空军招收要求。空军方面的3个学校检查身体,都因为我的听力问题拒绝了我。主考官特地给我写了一封信,叫我去找有关人士。结果真的如愿以偿,终于进了凤凰山空军轰炸总队射训班。”就在廖俊义被射训班录取时,川大也发来录取通知。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紧张学习 成为轰炸机的机枪手

抗战初期,刚成立的中国空军力量十分薄弱,与侵华日军空军相比,处于绝对劣势地位。能参战的飞机仅223架,不及日军的1/7。这些飞机大多从西方进口,型号五花八门,机型过时,面临淘汰。更重要的是,当时国力薄弱,无独立研制能力,相关零件需要从外国进口。所以,中国难以补充战机,损毁一架就少一架。日军则拥有独立研制飞机的航空工业,可以不断改进和补充战机。即便如此,中国空军依然取得了骄人战绩。抗战爆发后的3个月里,中国空军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击落日机30架,击毙日军飞行员327人,但中国空军仅剩30架飞机可用于作战。面对空军损失殆尽,中国政府只能致力于寻求外援。

经磋商,中苏双方于1937年8月21日签订条约,苏联为中国输送飞机,并派志愿航空队参加中国的对日作战。1937年10月至1938年底,苏联有471架飞机到达兰州。1940年,苏联又援助-16型驱逐机150架,轰炸机20架,轰炸机30架次。尽管获得苏援,但中苏空军并未能阻止日军的推进。1938年后期,抗战进入相持阶段。1939年,中国空军整训,飞机从135架补充至215架。而日军到1939年底,陆军有1730架飞机,海军共计3040架。战事持续两年后,到1940年,中国只剩下作战飞机49架,日军则有960多架,投入中国战场的多达877架。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在中国战场上,日机除数量上占优势,其性能也远远优于中国空军。尤其是最新式的零式驱逐机参加作战后,中国的每架驱逐机每天要与敌军5倍以上兵力作战。中日空战,中国空军伤亡惨重。廖俊义所在的空军轰炸总队射训班,设在成都凤凰山机场总队部内。射训班是临时增设开办的短期训练班,由于前线战斗人员减员很快,射训班成为快速补充空勤人员的重要举措。按照以往惯例,一名飞行员在空军官校的学习时间为3年,士校学习时间先是两年半,后缩短为两年。射训班招收的人员基本上以高中生为主,学习时间只有半年。廖俊义说,他所在的轰炸机学习班上,除驾驶员外,其余空勤人员分为轰炸员、无线电通讯员、机枪射击员、无线电汉化员、临时抢修班等。

短短半年学习,严格、紧张,廖俊义在认真和兴奋中度过。最后一次跳伞考试,他以满分毕业。作为射训班成绩前10名学员之一,廖俊义被分配到空军第一大队,基地在温江机场,按空军编制,属于第一总站。“我们是第一大队,大队长是陈汉光,主要飞机是苏联SB型轰炸机,我成为轰炸机上的机枪手。”这一批飞机是抗战初期,随苏联援华志愿队一同来华的轰炸机。德国入侵苏联后,留在成都的苏联空军全部回国参加卫国战争,SB型轰炸机留给中国继续抗日。总站还有空军第二队,他们使用的飞机是从美国购买的A29型运输改轰炸机。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激情岁月 与日机在蓝天上搏杀

廖俊义清晰地记得,参加空军一大队的头半年,他一共出击了5次。“前4次是去轰炸日军,一次在浙江南溪,一次是湖北宜昌,两次是云南腾冲前线。第五次是随大队长单机夜航,满载医药、子弹和法币等,向河南敌后打游击的于学忠将军空投补给。这些任务,我们都顺利平安完成。”1942年元旦,空军第一大队接到命令,立即参加第三次长沙会战,支援地面部队反攻日军。很快,第一大队接到命令,要求在1月4日轰炸日本占领的汉口机场跑道,以减轻陆军地面部队所受的空中威胁。这是廖俊义将参加的一场大仗,他激动得睡不着觉。

第二天,第一大队27架飞机全部从成都起飞,在梁山前进机场(现重庆梁平)加油,挂炸弹。随后,飞机列队,按编制飞向汉口。“我们飞行的高度为3000米,还未临空,远远地就看见了机场跑道。”但从望眼镜中,廖俊义惊呆了:“机场跑道正中,站满了中国人。跑道两旁,是日本兵端着刺刀,对着中国人。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日本人是让中国人做血肉盾牌,阻止我们投下炸弹。”大队长立即向上级请示:“炸不炸?”上级回电:按命令执行轰炸!大队长听完,摇头长叹一声,随后下达了轰炸命令。轰炸队列改为单机行列,向着机场跑道俯冲至500米后,开始投弹。同时,轰炸机上的机枪也向日军开火扫射。“第一次俯冲,我所在的位置没能看到跑道上的情况。第二次俯冲,我看到同胞被炸的惨状,有些残肢飞到了机场外。我心如刀割,当即在飞机上大哭起来。”

完成轰炸后,轰炸机编队虽然遇到日军零式战机的追袭,但全部成功返航。当天晚饭时间,廖俊义所在的飞行队10名队员全部没有吃饭。“想到同胞是我们炸死的,我们难过得根本吃不下去,躺在床上直流泪。”副司令见状,让廖俊义等10人站成一排,严肃地说:“你们年纪小,但现在已是军人,哪有勇敢杀敌的军人哭鼻子的?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今天虽然炸死很多同胞,为抗战胜利付出了惨痛代价,但跑道两旁的日本兵也被你们全部击毙,算是为同胞报了仇。再有,从照片上看,你们此次轰炸,炸出了一条深达1米的坑,日军工兵半个月内难以恢复,极大地减轻了马上要开展的反攻作战,战果很好。你们不要过分难过,要把悲愤换成杀敌动力!”随后,副司令大声命令:“听我命令,列队跑步去食堂吃饭,准备执行明天的轰炸任务!”

第二天一早,廖俊义所在的第一大队接到轰炸湖北松滋的命令。当时在松滋,日军设置了一个大型的综合兵站。廖俊义说:“我们采取的是不挂副油箱、多挂炸弹的策略。”当飞机飞临目标时,廖俊义突然看到左前下方有红白色的反光。联想到在射训班的学习经历,“我立即意识到,这是日寇高炮阵地在打旗语。从旗语上,我判断出,该阵地列装的是德国克虏伯公司制造的新式高炮。我们当时所在高度2000米,本来是安全高度,但这一新式高炮的有效射程在2200米。我立即向大队长汇报,大队长让我们迅速攀升至2200米以上,避免了轰炸大队的重大损失。”随后,在日军高射炮的阻击中,轰炸机大队实施了轰炸。伴随着爆破声,日兵站和高炮阵地陷入一片火海中。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日军18架零式战机从云中杀来,朝中国轰炸机集群俯冲扫射。廖俊义听到机身上传来一阵扫射声,随即腹部被打穿,拇指也被打断。廖俊义所在的长机上,副驾驶员和一名通讯员当场牺牲。没有战斗机护航的轰炸机,处在万分危急中。就在此时,陈纳德率飞虎队驾6架战斗机从重庆来援。廖俊义从机窗上看到,飞虎队战斗机群冲向敌机,一阵小钢炮后,日军两架零式机当即着火解体。飞虎队的到来,打乱了日机的攻击节奏,为轰炸机群赢得了宝贵的上升时间。所有轰炸机很快升上3000米高空,随后全速返航。飞虎队一路且战且退,顺利返航。这场战斗中,飞行队有两架飞机被击毁。

智勇锄奸 分区停电挖出大特务

廖俊义等人在蓝天上空与日军搏杀的经历,经过媒体的广泛报道后,他们成了英雄。6个伤员还在医院治疗时,上级多次来医院慰问。随后,成都抗日后援会歌咏队、各大学都陆续到医院对廖俊义等人进行慰问。第三次长沙会战胜利结束后,成都各界联合在提督西街的国民电影院举行祝捷大会。中国航空委员会的神鹰剧团演出话剧《罗密欧和朱丽叶》(由著名电影演员白杨、金焰主演)。廖俊义说,他们6个伤员由6个护士陪同,在前排“荣誉席”靠右边就坐。正中间坐的是川康绥靖公署主任、四川省防空司令部司令邓锡侯,四川省政府秘书长李伯申,成都行辕秘书长刘寿朋,防空副司令陈离等。会场上,中央军事委员会委派军令部次长刘斐公示奖励人员,颁发勋章。廖俊义由空军准尉,被提拔为空军少尉。

老兵忆轰炸:老百姓被赶进机场 残肢飞天

住院一月后伤愈,由于伤势严重,廖俊义已不能适应飞机作战,改调地勤工作,调到空军第三路司令部副官处工作。廖俊义的主要工作是,配合全川防空司令部,将潜伏的日本特务抓出来。廖俊义说,当时成都的很多秘密政策,日军都能很快获悉,上级一直怀疑成都有大特务。一次停电,他来了灵感,告诉上级长官,可把成都分为8个片区,分时段停电,并发假情报。“很快,上级采纳了我的意见,并以此将一个间谍抓获。”根据廖俊义的主意,他配合防空司令部抓获了日本特务李度梅,并破获电台,立了大功。随后,廖俊义办了空转陆的正式专业手续,从空军转到陆军,从此作别蓝天。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